我叫李丹。喜欢看奇奇怪怪、脑洞很大的文章(比如:时间和因果是不是骗局、脑洞:人为什么要穿衣服、瘾君子眼中的异想世界是什么样的)。
“我是一个很不像女生的女生,喜欢看电影,好的电影是济世良药。”

 

IFA Paris:李丹你好,你是一个有自己想法并且具备个人风格的学生,那么请你告诉我,你希望人们从你的设计中感受到什么?什么是你所具备的特质?  
李丹:感受到我的心意?哈哈哈毕竟花了很多心血做的。但主要还是主题性、东方艺术性和一丁点的反叛精神吧。至于影响别人的话从来没想过,因为做衣服或者设计当下只有自己是沉浸式的,最后的成果是作为旁观者去看,跟情感是有距离的吧。再者,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希望每个人看到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这样才会有碰撞嘛。我的特质可能就是我很能包容,所以能从小事情中得到各种奇怪的想法。

2017届优秀毕业生李丹设计作品

IFA Paris:谈谈你的个人毕业设计系列“Allmy face”?什么激发了你的灵感?
李丹:一开始说Dream Bazaaar的时候,我的关键词就是做梦与梦想,一种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想法所以寄托于梦。而我在上这节课的前几天正好看了部电影《2001:A SAPCE ODYSSEY(2001太空漫游指南)》,看完之后只能说对导演的脑洞大到佩服(这部讲述人类在外太空探索的故事,1968上映,而次年人类首次登月。到今天,30年后电影中的一切竟然一切成为现实,比如太空是无声的、人工重力、平板电脑、人工智能等),其伟大的地方一个在于它有预见性,对于神学、科学、哲学方面的预见;另一个对于人类想象力的抽离,把宇宙、时空、极限、生命等概述进行阐释。看完就只有沉默…电影结尾部分非常有深意:对于生命和宇宙新探索的又一次开始。因为人对自我的认知和宇宙旅程一样,都是个周而复始的过程,于是我觉得可以从这里入手。
所以我才有了这个系列的主题来源,结合电影通篇讲下来的三个问题:我是谁、从哪来、到哪去,得出人类认知自我和宇宙旅程一样,是个周而复始的循环,每个人都在探寻内在的自我,只是在现实生活中都是戴着面具生活。人们把面具佩戴得天衣无缝,连他们自己都以为在佩戴面具的过程中自己实际上就成了和面具一样的人了,他们生活在社会有机体之内,又跳不出体制的窠臼,慢慢地也就泯然众人矣。面具之后的脆弱和摇摆,个人对于自我的质疑、认知和思考,这就是最后我想从设计中表达的主题(或许这个主题也是希望可以有一次对自己认知)。
一切的设计都基于灵感来源的基调,就是那部电影啦。60年代和太空感的对比、空间感与机器人,这些表现在衣服的廓形;而内在的、对于自我的质疑和面具则体现在服装细节上,口袋叠口袋、很多布条啊什么的来表达隐藏感。2017届优秀毕业生李丹设计作品

IFA Paris:你一共做了几套Look?准备毕业作品的最后阶段有什么难忘经历与我们分享吗?
李丹:老师本来挑了6套,但是最后就一共做了2套,因为做成衣期间还去了新西兰,所以时间很赶。遇到的困难都是立裁制版时出现的,但是我们的立裁老师“一盒饭”都解决啦。对我来说,拖延症就是最大的困难。
一切都挺顺利的吧。其实没有什么很惊喜的事,但是有遗憾的事,就是因为我拖延症的问题,所以做衣服买面料拍片都很赶,几乎是赶工赶出来的,所以对于衣服的制作我是不满意的。然后做册子期间也很多次没有按时完成老师布置下来的任务,所以册子上表达的意思可能也不是很全面。我的毕设总体来说挺遗憾的。所以学弟学妹们还是不要让自己遗憾,好好做作业、按时完成吧,不要懒癌发作。
IFA Paris:你的大片拍摄与设计书排版都很具备实验性,你在Development这一步有做过尝试吗?你对于自己的风格如何定义?喜欢什么样的风格呢?

李丹:没有哎,你也说了是试验性,现在的服装设计有市场性才会有更多的人去鼓励你发展。而真正实验性的服装秀也是你有资本站在舞台上了,才会有人给你鼓掌。而我一没市场二没资本,很难走到development这步,最多就是脑子里面天马行空一下,现实还是很现实的。

我从来不敢去定义自己的风格吧,虽然我同学一直开玩笑说我的风格就是极简、就是性冷淡(因为我画服装草图特别特别快哈哈哈)。风格不是永恒的啊,如果定了一种风格,那我可能就会陷入相对主义,担心能不能一直走这种风格。虽然是被允许的,但是无法真正持续嘛,灵感也有枯竭的时候。风格就像艺术、就像哲学,跟时空隧道一样,一会这样一会又转到那样去了。先把自己做好就行啦,生命里不一样的时间段追求的都是不一样的风格。
每个人都有喜欢的设计师或者品牌啊,我没有特别偏爱的,就是我喜欢的都是差不多的喜欢,有段时间特别喜欢Craig Green,所以就去看了他很多资料;又有一段时间很喜欢KYE这个品牌,还特地做了本这个品牌童装发展系列的册子;J.W.Anderson、John Galliano、Jacquemus、森永邦彦也喜欢,后来发现国内设计也很厉害了,XanderZhou、LabelHood等等。其实都很喜欢,每个品牌的定位和设计师背后的设计理念都很有意思,无论是具有实验性的还是市场性。Tim Walker拍摄的时尚大片我也非常喜欢,然后Peter Kogler的作品我也喜欢,还运用到作业中去过。可能读书期间需要找灵感,所以什么都会去瞧上几眼,瞧着瞧着就知道自己喜欢的大概都是哪些东西,以后会关注的差不多也就同类别的了。大概也是我是个好奇心蛮重的人,什么都想知道一点了解一点,对于找灵感的话,看建筑作品或者时尚大片真的蛮有用的。

IFA Paris: 毕业后的今天,你认为当初来到IFA的决定正确吗??
李丹:这几年,接触的跟以往所接受的教育完全不一样。高考以前只有读书背书和做题,但是大学是在一门感兴趣的课程上学到更多,就像画人模、设计衣服、排版这种,大二之前我都是完全陌生的,专业名词、专业技能、审美、价值观等等都是这四年点点滴滴改变和积累的。无数的可能性都是这四年的磨砺才能展现,希望学弟学妹们认真汲取,因为学到的东西就是你自己的,谁都拿不走。

 

IFA Paris:毕业后与想象中一样吗?曾于法国杂志Numero实习一年多,聊聊实习的过程吧??
李丹:应该说是毕业前是完全没想过毕业后的状态哈哈哈。工作过,和想象的确实有出入,但是真的能学到在学校学不到的东西,就是“成人世界的背后总有残缺”,哈哈哈,就是你必须适应完全陌生的环境。也有可能我是一个很慢热的人,一开始接触陌生人话很少,然后也犯过错,所幸我身边的人都是可爱的人,真的没有遇到过很委屈很坏的事情过,还是得学会自我调节。
实习和正式工作也还是不一样的感觉,所以还是看每个人见仁见智吧。要我总结的话我也总结不出,但清楚地知道,想要获取成功,想要做好一件事情的同时,你会自我质疑、反省、摇摆,然后在这些不平衡里找到平衡。但最后的收获是巨大的。共勉给学弟学妹们。

 

IFA Paris:你认为在时尚行业立足,最重要的是什么?
李丹:灵活性。我也不是一个已经立足在时尚行业的人,问我我还真回答不出专业的答案啊。
你要说商业化的话,也有一部分群体不吃这套;就走特立独行的路的话,受众面不是很大。我觉得还是灵活性比较重要,另一方面品牌定位要清晰,要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受众群体。
时尚行业我不清楚指的是设计师还是时尚品牌?我希望的是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啊,但是要有职业操守吧。时尚行业是个很复杂的群体,尤其是国内还有很多盲目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觉得外表看起来非常光鲜亮丽。首先还是得看实力和耐力吧,术业有专攻嘛,就像品牌公关就需要良好的社交技能,品牌的受欢迎程度需要品牌公关能力,这些都是时尚行业非常迫切需要的人才,筷子有长有短,所以你问我什么样的人才是时尚行业迫切的,这个范围太大了,我只言片语有点难说。

 

IFA Paris:业余生活喜欢做些什么呢?推荐几个由艺术气息的地方吧?
李丹:我私下好像是个蛮无聊的人,大学期间出去玩的次数比较多一点。朋友一直玩在一起的也就这么几个,近期就是比较喜欢晚上和朋友约个地方散步、走走路、谈谈心(可能因为最近辞职状态比较闲哈哈哈)。
艺术气息的地方?我其实真的是一个很懒的人,所幸我有几个朋友特别喜欢看展和艺术馆,所以都跟着她们瞎混。要我推荐的话,上海艺术气息比较浓的就余德耀美术馆,那边经常有展,而且质量都挺高的,还有当代艺术馆、K11。一般性我陶冶情操的方法都是看电影或者看书,因为有特定的喜欢的艺术家,所以网上搜就能看到了,而且喜欢的艺术家都是不怎么办展的。

 

IFA Paris:你是一个小众的人吗?接下去你打算做些什么呢?
李丹:我觉得从我们现在的年龄层次开始的话,人人都挺小众的或者说独特吧。所经受的教育和成长经历都不一样,尤其是在大媒体时代的熏陶下,每个人都挺自我的,没有哪一个90后站出来说我的理想就是给自己爸妈生个孩子就完成人生任务了吧。这个世界没义务对你有意义,所以这个定义得自己找。至少在我的观念里,我们这辈人每个人都是小众的,每个人都有其独特的野性的思维,所以人人有无数种可能性。

 

文:宋逸凡

关于服装设计与工程本科课程的更多介绍,请点击这里查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