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A Paris艺法巴黎时尚商业MBA硕士毕业生 科琳·泰希尼(Corinne Tehini)出生于黎巴嫩,但常被人当作意大利人、法国人甚至是中国人。作为一名时装设计师,她几乎在时尚行业的所有职位就职工作过。目前被H&M集团新品牌上海Arket聘为高级研发人员,已在中国定居。

她说:“中国是我真正的家”。

IFA Paris:你是哪里人?你的背景是什么?在去艺法巴黎之前你的生活是怎样的?毕业后又是什么样子的?

科琳·泰希尼: 在H&M我经常会被问到这个问题!我常被认为是意大利人,但我其实是黎巴嫩人。我有个法语名字,但我是黎巴嫩人。1980年战争期间,我出生在贝鲁特。我在贝鲁特上学,那是一个法国天主学校,有非常浓厚的天主教风格,也很严格。由于战争,我在塞浦路斯度过了一段童年时光——之后,我在黎巴嫩待了将近15年。再后来,到塞浦路斯短暂居住了一段时间后,我又回到了黎巴嫩,加入了贝鲁特的埃斯穆德,然后就飞来了中国。我现在已经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了14年,因为我觉得最能展现我的优势地方,还是在中国!

IFA Paris:你为什么会来中国?

科琳·泰希尼:像艺法巴黎一样,埃斯蒙·贝鲁特也在帮助学生找工作。贝鲁特时装周期间,我得到了一个在中国广州担任首席设计师的职位。我参加了面试,并且得到了工作。这是个由3兄弟领导的叙利亚-加拿大公司,他们的父亲与香港的一家针织厂合作。这家公司正在寻找一个可以与供应商合作生产衣服系列的设计师,这些供应商负责的品牌包括沃尔玛,摩蒂维和罗科巴罗科等。这是一个设计师产品开发的职位。虽然公司的预算很少,但给我提供了不错的条件,一个外籍人士身份和一套公寓。我的父亲——一个真正的黎巴嫩父亲——跟着我来到广州:他想去看看这个地方,确保我的生活能一切顺遂。我开始直接与造型设计师和销售员合作,并立即开始学习中文。尤其是在我周围,这整个团队——从最初12人,到5年后50人——只会说广东话。对我来说,这是文化冲击,也是一个真正的挑战。不论如何,我还是留下来了。

IFA Paris:那么,你为什么会到上海?

科琳·泰希尼:我在上海度了个周末!想探索一下这座城市,结果很快就爱上了它。我浏览了IFA Paris艺法巴黎的脸书网站,其中重点介绍了在上海的一个学习项目。我申请了。我辞去了在广州的工作,并于2009年在上海加入了艺法巴黎。

IFA Paris:作为一名首席造型设计师,你已经在中国从事过相关专业的工作。为什么还想再学习一次?

科琳•泰希尼:因为我需要重新温习这些知识。我认为再次回去加强学习能拓宽我的视野。同时我想也是时候去看看上海有没有变化。我很幸运,因为不久之后,我在那里遇到了个意大利男人,他现在成了我的丈夫!

IFA Paris:那你选择了IFA Paris艺法巴黎的哪个课程?

科琳•泰希尼:MBA时尚商业与零售-奢侈品管理模块。由阿迪勒•克雷塔拉兹教授提供教学,教授内容涉及奢侈品的方方面面。非常开心可以再次回到学术领域,能够认识来自各行各业的同学——有些人已经涉足了时尚界。有很多项目展示的机会,我很喜欢这一点。我们还学习如何交流,如何表达我们自己,这也会是未来工作的一部分。我对设计课不太感兴趣,主要对理论课感兴趣,如:市场准入、时尚商业、奢侈品和客户关系。在IFA Paris 上海校区我加强了时装史知识的学习。从各方面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好的经历。

IFA Paris:在此之后,你又回到了上海...

科琳•泰希尼:我入职了傲鸶(科倍集团),这是一家中国公司,在那里我担任首席设计师。同事们都是来自ZARA和Mango。我对其中的技术很感兴趣:材料的结构,供应商…之后我入职了一个名为范希珂(Network Sourcing)的法国集团,它是博马诺尔集团的代理商。我们与桑德罗,玛吉,摩根和快时尚品牌合作…不久之后,在2013年,我被H&M聘用。

IFA Paris:这不仅仅是巨大的进步:你加入了快时尚行业的巨头,而且还是位于中国!

科琳•泰希尼:H&M在全球拥有4000家门店,而且每天都在变化,确实规模很大。在中国区,我们有500个办事处,在上海,我们有5层以上的办公楼。

IFA Paris:你在H&M担任什么职位?

科琳•泰希尼:我担任潮流趋势开发职位。我从总部获取潮流趋势并加以发展。我创新制作了可购买和可行的材料,并且设计需要与相应工厂的设计保持一致。内部还举办了活动和展览。但六年后,我觉得是时候做些改变。当时在旗下Arket有一个职位。该公司正在寻找一个在风格、时尚和潮流趋势方面都有经验且有技术背景的人。它适合我,所以我来到了Arket!

IFA Paris:你在Arket的任务是什么?

科琳•泰希尼:我是研究与开发专业的大四学生。我的团队中有两位非常投入水准很高的经理人,我们与采购办公室合作。Arket是一家在全球只有18家门店的新实体店,我们与集团内的其他品牌保持着联系。作为H&M的员工,我为供应商提供支持。Arket是一个为女性,男性,儿童和家庭提供美好生活方式的品牌,集环保和生产透明化于一身。客户可在网上直接看到可持续发展的过程和生产布料及制作衣服的工厂。

IFA Paris:正是如此,时尚界有很多人在谈论环保意识的问题—一时尚个高污染的行业……时尚潮流界也是如此吗?

科琳•泰希尼:无论如何,这是大势所趋。这门课现在在很多时装学校开设——IFA Paris艺法巴黎就开设了,这就很好。同样,这门学科也有必要纳入大学课程,例如服装设计与工程。因为知识量是巨大的。中国在这方面也很领先。当我们还在欧洲谈论再生棉或聚酯纤维时,中国早已在这么做了。中国可能是在循环利用方面做得最努力的市场。政府已经采取了限制措施,无数品牌和公司都在实施这些措施。

IFA Paris:你是潮流专家,你如何看待上海时装市场的变化?

科琳•泰希尼:我在零售业待的时间不如在生产业时间长,我目睹了价格的变化及工厂的新限制。我看到这些小品牌在上海很受欢迎,这要归功于一个简单而时尚的顾客群,他们希望穿着与众不同一点。也就是说,大众市场继续占据主流。然而,我们看到最火爆的还是网上销售。即使是H&M,它的线上贸易也非常成功,特别是在天猫(官方商店平台,品牌专用,可通过淘宝网访问,编者注)。差不多一年前,H&M在天猫开张,它的销售量呈指数增长。

IFA Paris:出生在贝鲁特的小女孩小时候就确信,她日后会为中国这一大型国际时尚集团的命运而奋斗!

科琳•泰希尼:我说的是中国的时尚,大众市场,但我还是没有充分的信心:一开始,我不想从事时尚工作。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建筑师和城市设计师。我在贝鲁特大学通过了考试并被录取了,但当时,学费太贵了,我就没有去。最后我申请了一所时装学校!有时我们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命运会为我们开辟出另一条路。但为什么不呢?命运把我带到了广州,在这个相当工业化和相当老式的华南,这个国家造就了我。这是我的职业和个性发展最快的地方,也是我成长和成熟的地方。我今天在上海生活和工作,感觉也很好。我会说五种语言,包括中文,现在我和一个意大利人结婚了!我回过黎巴嫩好几次,我觉得在自己的国度里我反而像一个陌生人…我真正的家在中国!这是上海,这里比任何地方都更像我的家!

更多有关毕业生Corrine所学课程的信息,详情请参见:时尚商业 MBA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