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A Paris: Paloma, 你周游法国,西班牙以及中国,作为一名“世界公民”,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你的课程吗?

Paloma: 我的授课课程和职业道路都是我所受教育的结果。我一直被教育要有好奇心。我的父母是医生,他们教育我要不断地提出质疑。对于任何一名科学家来说,没有真理,只有假设。法国就是充满可能性的国家,西班牙也是。我一直想要拓宽视野,在那儿一切都是不同的。这是一种病毒式的选择,因为当你体验过这种生活方式时,很难表现的不同。

Paloma Bouteleux

IFA Paris: 那你是如何从律师转行建筑师,最终成为一名工艺学家?你是否已经对新技术产生了兴趣,或者一些经历影响了你的职业选择?

Paloma: 我和双手有着非常特殊的关系,我总是和它们一起工作!2岁我就成为一名弗拉明戈舞者,我热爱艺术领域所要求的灵巧。三年前,我发现了一个虚拟现实软件,通过移动你的双手,依靠运动或是空间来按比列设计。显而易见的是,科技已经成为我工作的工具,我双手的延伸,现在成为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IFA Paris:当你到达巴黎,你加入F站,你的目标是什么?这种结合满足你的期待了吗?

Paloma:在中国呆了8年(4年在北京,4年在上海)后,1年前回法国,因为我想把在那些国家学到的经验在法国传递下去。

选择加入F站有两个主要的原因。第一个是理想的创业环境,第二个是我更在意的,是中法孵化项目让我能够与我最熟悉的中国市场保持联系。

由于F站的多样性,它一定能满足每个人的期望!提供了30个不同的孵化项目,简单来说,准则就是选择最适合你的项目。所有新成立企业的发展项目都含括其中,并且举办从脊髓到美容的各种各样的活动!

IFA Paris: IFA Paris,一所跨学科的时尚学校,现在将科技融入到课程中。在虚拟维度和音乐沉浸之间,你提出了另一种设计愿景。那你认为,共同工作的乐趣是否基于共同的价值观呢?

Paloma:我与IFA Paris在上海有着一段美丽的邂逅,之前还曾在上海校区教学过;回到法国后,我带着同样的热情回归到团队,继续这项使命似乎对我来说很自然。多文化主义,对外开放,共享,选择体验不同的学习经历,这样如此强烈的共同价值观带来了全新的乐趣,所以在巴黎我很期待给新的国际学生传授知识。

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文化背景、差异来到这里,我自己便是通过我的个人旅程,在不断的适应中,因此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次锻炼!

每一次我都需要调整,我需要更新我的教学方式,让学生们以新理解去认知。我不再关注自己国家以及其他国家的文化因素,转而关注我面向的一代人。

我使用的是消费者熟悉的材料或物品,让我的创作适应我的对话者是很重要的,便于他们记住产品,尤其使用它们。

IFA Paris: 你和IFA Paris在去年第一次合作,当时我们的本科学生正在策划一个虚拟现实项目,为品牌“Lola James Harper”进行视觉营销。你是因为什么和学校合作的呢?这个项目什么地方吸引你呢?

Paloma: 去年能和the Lola James Harper品牌的合作,是源自IFA Paris巴黎校区管理部门与品牌创始人间的深厚友谊。关于IFA Paris的课程,Jean-Baptiste Andreani愿意让我能自由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开设视觉营销课程。

我很难在传统教育中表现好自己,因为我在舞台设计、橱窗装饰或弹出式设计方面的经验不会给学生带来任何知识。我能够慢慢的引导学生走向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之前学生仅仅知道物理维度。

IFA Paris:你对学生有什么期望吗?你希望他们从这次经历中学到什么?

Paloma:我希望他们能以创新的眼光来面对现代化。考虑完这些新的内容后,他们将有能力成为新的时尚专业人士,不断努力保持行业的创新。

IFA Paris:最后,你怎么理解你从事的行业呢?

Paloma: 毫无疑问,我最喜欢将这个行业定义为创造力促进者!这就是我和我的学生们,我的合作伙伴们,我的朋友们,在我的初创企业里日常生活中每一刻所贯彻的理念!

IFA Paris:以你的观点来看,时尚技术是一种稍纵即逝的潮流,还是一种会深刻改变时尚产业的现象?

Paloma: 在时尚科技出现之后,时尚继续逐步发展,这取决于我们专业人士能否在它的发展过程中,尽我们所能地支持它,以我们所能的方式展示它。技术不是一时的流行,让我们来选择它未来的发展前景...

在过去的40多年里,市场上出现了许多小玩意,这些东西没有任何意义和特点。另一方面,面料发展却与科技有着直密切的关系。连接性和交互必须处于连续的关系中,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还有什么能比服装和配饰更好的媒介,来实现这一目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