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时装设计》曾经被Lawrence King出版社三版印刷;她是Dior前任设计总监John Galliano那届圣马丁学院的知名导师;她在圣马丁任教10年,伦敦时装学院6年;她曾在纽约、瑞典、英国举办多次时装艺术展。她就是IFA Paris中法埃菲时装设计师学院教学质量总监Susan Jenkyn Jones。  

作为IFA Paris中法埃菲时装设计师学院教学质量总监,Susan将为IFA Paris中法埃菲时装设计师学院所有核心项目课程质量进行监管与评估。在此,她与我们分享了她在时尚教育行业驰骋多年的经验和心得。  

IFA Paris: 可以简短的介绍下你自己吗?  Susan: 我的背景其实有一点的不同。我的父母是热疗医生,他们经常穿梭于欧亚大陆和中东。我有一个大家庭,除了家人以外还有很多的宠物,比如昆虫,鸟类,猴子和鱼类。而我正是在这样丰富多彩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因而,当时我的英语说得并不好。十岁的时候,我被送回了英格兰。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十分同情那些分离学习语言的人。当然,这也是我喜爱时装的开始。我的母亲经常会在新加坡或者是香港定做非常漂亮的衣服,我也希望能穿着漂亮的衣裳。但是,我发现,我被又丑又不舒服的校服束缚了七年。因而,时装对我来说就是重新获得缤纷色彩与快乐的过程。我也总是喜欢绘画和设计草图,所以我决定在艺术学院学习。  

IFA Paris:你有着怎样的时尚行业背景呢?   Susan: 我的第一个学位是关于面料设计的。我非常喜欢制作和编制印花,以及各种各样的图案。我总是力图把面料、色彩、比例都和谐的融入到时装设计当中。我喜欢控制面料的各种特性,然后成熟自然的运用在设计里面。完成了皇家设计学院的硕士学位之后,我也去了Quorum工作,这是由Ossie Clarke, Celia Birtwell 和Betty Jackson领导的一个非常出色的设计团队。三年后,我开始创作自己的时装品牌。  

IFA Paris: 为什么决定从事时装教育行业呢?   Susan: 在有了十年成功的设计经验,以及自己品牌的完整零售经验后,我还与两个伦敦的知名品牌进行合作。在此之后,我比较希望从事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同时,我也准备好了与学生分享我的各种经验技巧,以及当中的重要知识。过去的时尚教育行业,课程并不教授学生市场营销和产品方面的知识。但在今天,这却是比设计技巧更需要的成功法则。近几年,我也对电脑辅助设计技术,网络时尚和零售环境中的消费者行为非常感兴趣。成功的教学经验和不断的学习,让我在掌握了传统的艺术设计工艺后,也即使更新了新的设计技巧。这对我来说非常有趣。   IFA Paris: 你在中央圣马丁时装学院和伦敦时装学院任教多年,是什么原因让您义无反顾的加入中法埃菲时装设计师学院?   Susan: 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但是,我非常需要一个能够以亚洲为基础工作。之所以放弃在伦敦最著名的时装院校工作,是因为我有这样的直觉:当最美丽的布料和巧妙的产品技术都在中国不断发展创新,不用多久,这里的时装需求以及对时装设计的兴趣就会上涨,我希望借此了解更多现代的东方观点,以及体验充满活力的城市脉搏。中法埃菲时装设计师学院对时装理念、视野、工艺的重视让我看到了时装教育未来的走向。我相信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IFA Paris:你认为上海作为时尚中心相比较别的城市而言,有什么区别吗?   Susan: 上海很现代。这个城市有所有繁华城市具有的所有因素。不管是让人振奋的历史文化,还是建筑设计,都是一个现代的大熔炉。上海是新的时尚之都。在上海的零售领域,不仅有许多顶级奢侈品品牌在这里发展的如火如荼,当地本土的一些设计师品牌以及新锐的设计师力量也有机会去打开自己的市场。而在欧洲,这样的现象几乎没有。  

IFA Paris: 从你开始进入时尚界以来,你觉得这个行业有了怎样的变化?   Susan: 时装对潮流和布料的喜爱总是永恒的。但面对更加多元的市场和不同的文化偏好,这种差异和广度却是好事情。我从不喜欢有些时装编辑或者设计师过去推崇的那种古老陈旧的时装理念。制造业的转变,将时装的重心不可避免的转向了东方和其他地区,这对于新的灵感产生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IFA Paris: 在拥有自己的女装品牌的同时,您还出版了时装设计方面的相关书籍,您在时尚界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对于那些想要进入这个瞬息万变的时尚界的学生们,你有什么建议吗?   Susan: 对于那些想要获得功名的设计师来说,这可能看上去是一个吓人的巨大市场。但是我相信时尚对于新手来说,只有付出的人才有回报。现在他们需要更多的知识,包括流利的语言,电脑制图的技术,还需要了解媒体的力量,具备辨析全球市场和商业的能力。这些都是需要时间去慢慢积累的。换句话说,完整的时装教育是非常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