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连续两年IFA  Paris巴黎校区毕业大秀的举办场地,Salle Erard毗邻Vivienne Westwood的巴黎总公司和Rue du Mail,是一座始于18世纪的古老建筑。在Salle Erard的迷人金色大厅里,12名IFA Paris的毕业生学生为这个风格明快的时装秀带来了61套时装。他们带着观众穿过林地,跑过花田,俯首凝望大海,抬头仰望星空,用自己的方式演绎出本次时装秀的主题——极乐世界。  

毕业生们看上去正在体验一种真正的快乐:当他们的作品一一呈现于众人,当他们与穿着自己设计的时装的模特携手走上T台,他们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  

Davinia Vitrac的灵感来自于神话中虚构的丛林生物,她的作品一出场,观众无不惊叹,这种热情一直延续到她的最后一件时装消失在T台尽头。“对我而言,今晚的一切已经让我有些应接不暇了。我们在这三年中所作出的所有努力和点滴积累,最终凝聚成了系列作品出现在T台上的10分钟。”她说,“将三年心血倾注在这个我所热爱的专业,换来的是经久不衰的掌声,我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在今天得到了回报。”  

而对于Vitrac而言,从构思到创意理念的诞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花了 将近9个月的时间完成了缝纫方面的工作,花了更长的时间编织那些毛发,它们被呈现在长袍和伊莉莎白一世风格的衣领中,”她说,“制作的过程是艰难的。一开始曾经想使用机器将这些毛织物缝到面料上,但因为人的身体凹凸有致并带有流线型,因此不得不换成手工缝制。”她向我们介绍着她的全手工系列。通过系列中被大量运用的奇特材质,我们看到了该系列的大幅创新和极高的技术含量。“拥有一个设计理念并将其付诸现实,这着实是令人兴奋的。从某种角度说,这是一项艰苦卓绝的工作,但由于对其结果的无限期待,我丝毫不介意,甚至很乐意去做它。”

三年、三十六个月、一百多个星期和近千个日子的努力换来这场最后的毕业秀,当Rajiv Surjoo同学精美绝伦的毕业作品出现在T台上时,他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几乎没有睡觉。我是在毛里求斯的家中完成我的毕业秀作品的,为了按时完成最后一套时装,我从晚上10点一直工作到次日清晨6点,马不停蹄。”不过,在他看到这套利落的裙装系列走上T台时,所有的辛苦艰难早已被成功的幸福感全部冲散。  

在秀场后半部分的休息区,嘉宾们正举着香槟穿梭其中,祝福并问候着各位毕业生。Thelma Bjornsdottir和她第一次来到巴黎的家人们正聚在某个角落,计划着一场为期三四天的城市观光游。她的设计系列中风格鲜明的亮黄色长袍的灵感,便是来自于她的家人。“当时,我的哥哥正准备迎接他的宝宝的降临,而我的视觉灵感就是来自于蒲公英种子的受孕过程。我为我哥哥即将成为人父而欣喜若狂,这立刻让我联想到了‘极乐世界’的主题。”她回忆着当时设计的过程:“我至今仍然兴奋地颤抖,这种感觉丝毫没有因为毕业秀的落幕而减弱。看到大量的工作在今天变成一个美妙的回忆,我感到十分安慰。”  

Florentina Indrawan 为当晚时装秀带来了大胆的廓形和戏剧化的耸肩,她的设计灵感来自于所有毕业生在毕业设计最后阶段的共同经历。“所谓有苦才有甜,所有的幸福都来自于曾经克服的艰难险阻。在你到达‘极乐世界’之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她这样告诉我们。Florentina的设计系列一共包括四套时装,她平均为每一套时装花了将近2个月的时间。“我的创意来自盘旋而上的螺旋梯,当你站在扶梯底部向上望去,你会看到一个光束从上面直射下来,这就是我的灵感来源。我尝试通过繁复的褶皱去表现这种感觉,不知道如何去形容那种感觉,但现在我仍然感到很紧张。”她说,“即便在走秀结束后,这种兴奋感还是会很强烈。”  

当晚最后呈现在T台上的是Davinia Vitrac和William Law两位同学的作品,他们均获得了现代时装设计硕士课程的奖学金。其中,William同样将毛状纤维运用在自己的系列中,在舞台灯光的照射下,飘逸的礼服裙与充满褶皱的裤装以及廓形鲜明的长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而使他的系列变得优雅而鲜活。他们两位将在今年夏天重返IFA继续硕士学习,带来更多具有革新意义的新作。  

也许Rajiv Surjoo的“总结陈词”可以代表所有学生的心声:“身在此处,我已满足。能在巴黎的秀场展示自己的作品,本身就是一段毕生难忘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