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IFA Paris现代时装设计硕士毕业生,俄罗斯设计师Anastasia Grigoryeva,听听她讲述自己的时装设计师之路以及精美作品背后的秘密。

                                                     现代时装设计专业硕士毕业生Anastasia Grigoryeva

 

 

IFA Paris:你在时尚界声名鹊起,最近法国版Vogue杂志上刊登了你设计的服装,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真正决定加入时尚行业的呢?

Anastasia Grigoryeva: 当我告诉我的父母我想学习设计时,我母亲说:“你是疯了吗?你每天要花八个小时的时间来练习画画!”但是我的父母一直都很信任我而且也很支持我的这个梦想。在我上完绘画课之后,我的导师对我说我有潜力,还说我的雕塑课程也让我对形状和色彩有了一定的感知。我妈妈同意让我申请一所艺术院校,但是有一个条件:我每天都要不间断的参加入学考试,直到被录取。这也是我怎么会进入我所在大学(MPEI,莫斯科动力工程研究所)时装设计部门并得到了最后一个席位的原因。但即使在那时,我也还没有真正打定主意要设计服装。

 

IFA Paris:那之后呢,发生了什么?转折点是什么?

Anastasia Grigoryeva: 我的大学院长Alla Vladimirovna曾说:“如果时装设计对你来说只是一个过程,那你在这里就是浪费时间。”这段话让我意识到,时装设计应该是一个特别有意思而且比较严肃的职业。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去了伦敦时装学院,在这座城市的红色双层巴士上,我找到了自己的风格。我终于能够完全自由地尝试不同造型。在一个女王和朋克和谐共存的国家,我知道不管我的衣服多么怪异,都不会有人眨一下眼睛。那年年底,我回了莫斯科完成了我的毕业设计,一个针对年轻人的街拍风格系列,我将它命名为“时装无厘头”。它包括用纸布做成的物品,一件两穿的外套,写有“时装快餐”印花,还有我表哥Stas Kanevsky--一个相当出色的艺术家亲手做的面具。这些面具作为配饰在我的系列里的重要性,就像手袋对于英国女王一样—即使没有人知道里面可能有什么!

                                                                              由Anastasia设计的服装

 

 

IFA Paris:你是如何真正投入到时装设计的呢?如何起步?

Anastasia Grigoryeva: 毕业后我在童装公司Stillini做造型师和设计师。我曾组织过时装秀,整理服装,选模特,摄影,负责发型和妆容,制作了基本的街拍想法,撰写杂志等。我曾经工作过的公司参加过米兰时装周,佛罗伦萨的国际童装展览会,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秀场等。我也很幸运地有了一次和Eugene Kevler一起做项目的机会,她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俄罗斯舞蹈编导。当时的预算比较紧,但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我买了H&M能找到的最便宜的运动鞋,把鞋底用喷漆喷成亮柠檬黄,然后用同样颜色的人造皮毛装饰每一只鞋子,与我缝在背心后面的是同样亮色的皮毛,其中一个我甚至在毛发顶上加了一个回升帽。我还用缝制的补丁装饰每一件背心的前面。其中有一些比较大的补丁,我还得从头开始做:我把设计用颜料画在一片片面料上然后放在胶水里浸泡让它们挺括起来。我选了红十月钢厂的楼顶最为拍摄场地。我的想象力失去了控制,我用可乐瓶创作奇异的发型,我在模特们的眉毛上用胶水粘上刺尖然后把它们的头发弄成喇叭的形状。为了做这些角状的发型,我需要自己制作一种特殊的面包状海绵,方法就是用棉绒填在紧身裤袜里。我邀请了非常有才华的摄影师Anna Gorvits来拍摄我的系列。

        

IFA Paris:你在IFA Paris学到了什么?

Anastasia Grigoryeva: 我在IFA Paris时最好的导师是Aleksandra Olenska,她每周都会教我们寻找一个新的灵感。有一次Aleksandra给了我们一项团队作业,她让我们拿已经存在的品牌和杂志,把两个身份象征组合起来组织拍摄。我们组选择了Lacoste和ID杂志。我们把两者都分析了一遍,找出现有的衣服并进行改造,然后找地方拍摄。我们非常享受这一个过程,以至于不仅拍摄了照片还拍了一个电影。在IFA Paris,我曾听学习非常棒的关于著名时装摄影师的课程,还学了怎样做出张精细图像。它帮助我们发挥想象,来诠释作品背后的故事。我开始观看关于摄影师的电影,思想也变得更加开阔。新闻学的课程让我开始写时尚文章。当导师给我们看关于Diana Vreeland (美国时尚编辑1903-1989)的电影时,对我来说也是新的一步。不仅是因为Diana Vreeland喜欢俄罗斯,还因为她也向我们展示了如何在这一行业工作。因为时尚不是一份容易的工作,你要知道如何规划。

                                                                          Anastasia在法国版Vogue杂志上的作品(裤子)

 

 

IFA Paris:你从IFA Paris毕业之后,下一步做了什么?

Anastasia Grigoryeva: 我在2015年1月拿到了我在IFA Paris的现代时装设计硕士学位,并在Maison des Métallos 展示了我的系列作品。在IFA Paris,我学会了如何将一个品牌引入市场,我们参观了很多有趣的展览,同时也学到了很多关于多面料方面的知识。后来在我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她之前参加了Faith Connection这个公司的面试。他们的系列让她想到了我(都是服装解构,很多手工油画的作品,甚至还有一件由衬衫改造成的半身裙),所以她推荐了我。我得到了那份工作,在那里我主要负责工艺图。现在他们雇了其他人做那份工作而我全权负责做我自己的项目。我画服装插画(手画而不是用电脑画),而且我也是SS17这个系列的一员。前几个月我总是会掐自己一下,因为我实在不敢相信我得到了自己理想中的工作。六月,这个系列在Style.com上发行,我的作品也被更多的人群所了解。而且,我设计的好几个作品还被选做拍摄意大利和法国版Vogue,GQ杂志,Dazed & Confused和W杂志。

  

IFA Paris:你想给时装设计专业的学生哪些建议呢?

Anastasia Grigoryeva: 去工作!不要害怕任何新鲜的东西!如果是你喜欢做的事,就要一直相信自己,之后你就会发现一切都会成为你想要的样子。我还想说在暑假的时候,我在保加利亚的一个儿童夏令营做时装设计导师。那个夏令营,座右铭是“玩得开心,有效率!”在那里孩子们能够在电影,IT,新闻业,建筑,插画,服装设计这些领域研究自己的课题。一眨眼两个星期过去了,孩子们创造的东西使我受到很大的启发,我也经常为他们无限的想象力而吃惊。在这个夏令营度过一段时间之后,我总是能为开始做新的项目做好准备,自己解决阻碍的能力也越来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