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楼诗怡是IFA Paris巴黎校区毕业生,一名性格多变的双子座女孩,热爱画画、旅行、摄影。这位杭州女孩也是今年入围并参加巴黎毕业秀的唯一中国大陆籍学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童趣可爱的毕业作品系列使人不尽对她产生兴趣:她的“High-Life, Fast-Life”究竟是什么样的?

 

IFA Paris:楼诗怡同学你好,你在巴黎的学习生活如何?

Zoe:我在IFA Paris上海校区完成了第一学年的课程,选择转学去巴黎校区,主要是想锻炼下自己内向的性格,多与各种不同的人交流。而且一直听说巴黎是一个浪漫的城市,有着浓厚的艺术氛围,服装这个领域也是十分出色的。这对于热爱设计的我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巴黎的确艺术氛围浓厚,卢浮宫和巴黎歌剧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闲暇的时候,我一定会和朋友去歌剧院门口的楼梯上坐上一会,看一看听一听那些街头艺人的表演,毫不吝啬地和我们分享他们的艺术、才华。巴黎的悠闲与轻松自由,是我之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楼诗怡作品

 

IFA Paris:你对2016年度学院巴黎校区的主题“High-Life, Fast-Life”有着怎样的理解?

Zoe:现在社会上有很多金钱至上的人,他们一味地盲目追求高品质的奢华生活,的眼中充满利益、荣誉,却失去了单纯的本心。所以我想利用一些比较有童趣的元素,用最纯粹的感情去唤醒他们内心真正的感受。

 

IFA Paris:作为2016年度唯一入选巴黎校区毕业秀的中国大陆籍学生,你个人的作品都带有哪些情怀?

Zoe:我的系列灵感是“Going back to nature回归本心”。想利用一些比较可爱、有趣的元素,让一些忘记初心,金钱至上的人停下匆忙的脚步,去感受另一种单纯的快乐和悲伤,像孩童般纯粹、简单、自然、快乐。对于我自己来说,这一个比较大的突破。这是我第一次使用“娃娃”这一元素,在制作、缝纫的过程中都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因为从来没有制作学习过娃娃的制作工艺。但是当第一个娃娃成功地出现在我面前时,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我感受到自己在做一个激动人心的系列。

                                                                                     楼诗怡作品

 

IFA Paris:两年的海外求学经历,独自身处异国他乡遇到过什么困难和挑战?

Zoe:在巴黎的这两年时间里,辛苦但很值得。我从小接受中国式教育,刚到IFA巴黎校区时感觉很辛苦。老师一旦布置完作业,所有的想法、步骤都需要靠自己去完成。你可以在原有的要求上任意地添加、修改,这些都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创意,所以起初作为新学生,我的分数永远是不尽人意的。有时候会气馁,也想过要放弃,万幸的是我坚持下来了。这些不断地挑战与困难,回头想来都是我人生中很不错的经历,也提高了我的学习能力。

    
IFA Paris:你认为冒险精神是时装设计师需要必备的要素吗?

Zoe:我觉得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有人会喜欢普罗大众不会犯错的设计,当然也有人偏偏喜欢天马行空的设计,而我属于后者。前者就像是生活中每天两点一线的人,生活是平凡无聊的,但确实他不会犯错,可这与鼓励反醒创新的时尚精神不符。比起平凡,我更享受挑战的刺激感。而且只有不断地挑战才会有进步空间,冒险也许会犯错,但成功源于失误,我们不能因为惧怕犯错而不去突破不去创新,所以冒险精神是必要的。

                                                                                   楼诗怡作品

 

IFA Paris:欧洲留学的一大优势,就是可以利用假期游历周边国家,你去过哪些国家感受不同的时尚?

Zoe:在欧洲留学期间,我去过意大利、德国、荷兰跟比利时。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德国的福森跟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德国是这个世界上城堡最多的国家,在众多城堡中,位于福森阿尔卑斯山的新天鹅堡是最著名的,也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景点,这座白色的天鹅堡是路德维希二世梦的世界,一个专属美的世界,每一个角度每一个季节都是充满艺术氛围的视觉冲击。德国这个国家也教会了我怎么去生活,这个国家很富有、很骄傲,但是他们依旧友善待人、热于帮助。而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性、大麻、红灯区是最令我讶异的一个地方。这些不同的文化、风景也给我的设计带来了很多灵感,让我能够静下心来去体会,去感受。

      
IFA Paris:毕业后对未来有何打算?

Zoe:我认为成功是没有捷径的,都是需要靠自己一步一步地努力与坚持才能做到的。我觉得现在的自己,也不过刚刚开始,需要足够的耐心去坚持自己的梦想。近期,我希望可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品牌实习,多学习多积累经验。在未来,可以开拓一番自己的时尚事业。

                                                                              楼诗怡

 

文:宋逸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