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诗尧毫无疑问是本届学生中的佼佼者之一,人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位学霸存在,她于2015年完成的新西兰系列使其名声大噪,而且她每一门学科都很优秀。她与传统意义的学霸完全不同,从她的自我介绍就能看出:“我叫郭诗尧,爱好吃喝玩乐做饭打游戏看小姐姐,真实的网瘾少女家里蹲,没有任何得奖实习经历。”

 

IFA Paris:郭诗尧同学你好,恭喜你获得2017年度毕业秀银奖。人们都说你是学霸阿,学习是你生活的全部吗?
郭诗尧:非常开心学校对我努力的肯定并且其实挺震惊的,感谢学院领导给我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也非常感谢这四年间教过我的每一位老师。可能大家都以为我是书呆子但实际上我的课余生活相当精彩刺激,四年期间再忙再累也没有停止过吃吃喝喝打游戏!

毕业设计大片

IFA Paris:你对‘Dream Bazaar梦想芭莎’这个主题怎么看?
郭诗尧:本次主题的开放性相当高,学校给了最大的空间进行创作没有任何题材上的限制。无论是理解为梦境还是梦想每个人的体会都不同,我认为本次主题给予我们一次挖掘自身内心的机会,可以暂时抛弃现实世界自由遐想探索。

 

IFA Paris:谈谈你的个人毕业系列‘Entomophobia昆虫恐惧症’?是什么激发了你的灵感?
郭诗尧:以本人的梦境为基础,从噩梦中挖掘自身的恐惧,恶魔是我看见本次主题后脑内浮现的第一个词语。自古以来他们作为人类阴暗面的象征频繁得出现在各种艺术作品之中,将其与我自身的恐惧昆虫相结合,因此系列设计Entomophobia是其具象化表现。加之我平时就喜欢阅读神话史诗神秘学类的作品,龙鳞兽角人骨昆虫翅膀都是令人欲罢不能的元素,希望能够打破恶魔恐怖骇人形象的思维定式,重新赋予他们优雅类人的一面,他们也代表了我自身的另一面。


IFA Paris:在整个毕业秀的制作过程中信心十足吗?从样衣到成衣的工艺,用到哪些面料呢?
郭诗尧:选定制作的两套成衣一开始我是很没底的,其中一件完全是我只用了10分钟随便在人台上尝试摆放造型后画的稿子,形状很奇怪真的哭笑不得完全不知道实际要怎么做。好在Irfan Cheema老师足够强大,帮助我顺利完成。所用的面料多为真丝和真皮,每剪一刀每车一条线手都在抖,这两种面料容错率为零,做实际成衣的时候特别紧张。

 

IFA Paris:准备毕业作品的最后阶段怎样?一切都顺利吗?
郭诗尧:我想我们这个年龄层的人都多多少少有拖延症,实际上我也是有很严重的拖延症,寒假期间什么都没有做开学以后狂赶。尤其是最后一周刺绣的阶段,一天坐着18个小时手没有停下来过,全部完成后差点把自己感动哭。

 

IFA Paris:你曾参加2015学院与新西兰奥塔哥理工学院的合作项目,那次系列效果惊艳,登上上海时装周的T台是什么样的体验? 
郭诗尧:其实在刚入校的时候给自己定过一个小目标,就是参加一次新西兰项目,实际美梦成真的时候有点受宠若惊呢。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作品还不够成熟,该设计主体为鸟类羽毛,设计细节试图体现鸟类特质,哈哈哈我也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些什么,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作品参加新西兰时装秀

IFA Paris:我看你似乎很擅长大廓形、带裙撑的高定裙子。生活中哪些东西对你的风格构成影响?你的特质是什么?什么是你拥有别人却没有的?
郭诗尧:就目前为止只能算是成衣吧,感觉自己的设计指向性还是比较明确的,很想做一次真正的高定。热爱研究舞台服装,特别喜欢【宝冢】(划重点!),衣服做的特别好看希望大家都去看,还有权力的游戏。Alexander Mcqueen是我男神,所以我风格很Dramatic。我的特质?大概是每分每秒都在思考吧?看到有用的信息就会记录下来算不算,比如看剧的时候就会在脑内解剖里面的服装。

 

IFA Paris:2016‘中华杯’总决赛,你曾与我同台竞技,很喜欢你的作品,为我们介绍下吧?
郭诗尧:主题灵感来自水墨画,试图通过纱质和羊毛毡营造虚幻缥缈的气氛。并且当时沉迷中岛友子,做了很多抽褶造型。

 

IFA Paris:在IFA学习到的最宝贵的一课是什么?为何想要成为一名时装设计师?
郭诗尧:在IFA学到非常重要的一点,哪怕只是画一条直线也要做到认真仔细无比精准,每一个细节都要完美处理,做人做事皆如此。身体先于大脑做出了行动,自我有记忆以来就以成为时装设计师为目标了。小学时候写了篇作文假如我是时装设计师,被老师狂扣13分,不过什么都阻挡不了我继续前行,希望有朝一日能与专业的设计师并肩而站吧!PS.战网ID:猩红毒针#51157,欢迎大家来和我菜鸡互啄~

 

文:宋逸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