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Marc Chauve,资深时尚顾问,Imane Ayissi品牌总监,IFA Paris学院艺术总监。毕业于市场营销、时装设计和社会符号学专业,曾任职于Nelly Rodi和Maison Martin Margiela。

 

在过去数十年,纽约时装周俨然成为了全球时装周先驱之一,然而近来有这样一个现象:那些颇具看点的纽约品牌纷纷舍近求远,选择参加巴黎时装周。纽约时装周将如何重新自我审视,以确保自身的影响与地位?

 

纽约时装周

今年十月初,巴黎时装周的落幕宣告2018春夏时装周的落幕,四大时装周之一的纽约时装周似乎陷入了危机:在这一季,那些当下最火的品牌均没有现身纽约时装周。Thome Browne,Altuzarra,Rodarte以及Proenza Schouler,都不约而同地将秀场定在巴黎。一个城市最具创意的品牌是这个城市时尚产业的象征,前不久纽约时装周刚宣布其霸权野心,上述的这些品牌却在选择“叛变”,对于其现状我们该作何解释?

 

首先,这个现象揭示了时尚行业瞬息万变的本质,无论是时尚品牌还是时尚之都,在时尚行业不存在稳定的地位。而第二梯队的时装周(东京、第比利斯、上海、首尔、拉各斯、约翰尼斯堡,等等)正在因为自身的创新性迅速崛起,吸引全球媒体与时尚买手的注意。

 

这个表象证明美国品牌对于当今时尚产业时装周的准则还不甚了解。时装周与高级定制同样起源于巴黎,自1970年开始向顾客以时装秀的形式展示新的系列,随着奢侈品与成衣设计师的大批涌现,时装周渐渐成了一种以鲜明创意和理念引爆时尚新渴求的仪式与惯例。

 

在视觉信息过饱的背景下,即便之后的销售环节变的更为简单和容易,品牌在走秀现场彰显的创造力和吸引力仍至关重要,在当今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时代,这种特质尤为明显。这正是Gucci复兴以及独立品牌Rick Owens,Thom Browne和Apparel成功建立的关键因素。纽约时装周

 

美国人对时尚的理念通常来源于美国的时尚学院:就如时尚行业以外的其他产业一样,任何产品被设计出来后,必须被快速地大规模销售。这使美国时装周与其他时装周相比有些例外,当下的时尚趋势被循环重复地展现在在一连串的时装秀中,中庸的款式占据主导地位。

 

尽管这些品牌在美国市场颇具有商业价值,但他们并没有被大量出口,这些品牌不确定是否愿意将大把预算用于展示这些在Showroom中很容易就被出售一空的时装。然而,全球买手、博客写手和记者认定,要是环游世界搜罗来的却是随处可见的款式,工作就变得毫无意义的了。

 

那么,纽约时装周如何才能获得新生?

 

 

  • 首先,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可以从巴黎时装与高级定制协会对其时装周官方日程中榜上有名的品牌的筛选中汲取一些灵感。在巴黎,这一类筛选几近严苛,但是也确保了创意的下限以及时装周的最高利益。纽约时装周的官方日程向来是四大时装周中最冗长的,这意味着他们还有大量的“编辑”工作需要完成,但在这之前需要重新定义筛选的标准。
  • 美国是运动服装大国,纽约理所当然可以变身成为创意运动服装之都:最近的Fenty X Puma时装秀就是一个最好的案例。但运动品牌也需要一个创新环境,正如Tommy Hilfiger本季选择在伦敦展示新品,而Lacoste则选择在参加了13年的纽约时装周后,今年将秀场转向了巴黎。
  • 纽约时装周甚至可以从美国式“消遣”的传统中获得灵感,从而演变成为家居服之都。正如Philipp Plein在本季的演绎。舞者,歌手,VIP悉数登场,从社交网络的反馈中可见一斑。唯一的风险是时装周幕后随之而来的巨额开销。
  • 纽约这座城市的气质很大程度得益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盛行的“地下音乐”文化对城市艺术带来的深厚影响。这种地下音乐文化迄今仍对时尚行业产生着影响。其中最具代表的就是设计师Shayne Oliver以及诸如Eckaus Latta或Vaquera之类的时尚品牌。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完全可以通过全力支持如上的品牌,为纽约时装周注入其欠缺的创造力与创新精神。
  • 巴黎时装周的最主要的看点在于它能吸引全球最具创意的品牌齐聚一堂,而纽约作为一个典型国际大都市,完全有能力迎接南美甚至亚洲国家的创意新秀,令这些充满灵感的设计提案转化为纽约时装周的新利益。

 

鉴于美国时尚市场的规模与活力,纽约毋庸置疑将继续坐拥时尚先锋之都的称号。但时尚评论家对于纽约时装周的评价次证明了一条就算是时尚先锋也须谨遵的时尚准则:必须随时适应这个瞬息万变的时尚产业。纽约,如果不想沦落至时尚城市第二梯队,现在就必须踏上复兴之路!

Jean-Marc Chau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