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自己特有的审美,强烈的个人风格、大胆且有故事的创意,这是成为一名创意设计师的根本,很高兴为大家介绍一年级就拥有这些能力的超新星:Rita张一庭!

IFA Paris:Hello Rita,刚刚结束的Mini秀中你的作品很惊艳,介绍下你的这件成衣吧?
张一庭:这次成衣是出自我的第一本册子《!》。那是我第一次做细节设计系列,那些衣服都很想做成衣。其实最初选稿的是褶皱,我想做出有点流浪诗人感觉的东西,但我的设计老师Audrey Sorignet在系列的 Mood Page中发现了更有趣的元素hook。刚开始做的时候有点难到我了完全无从下手,完全硬着头皮开始的,然后我翻到了一些女巫文化的东西加上黑死病和Beak mask那些元素让我完成了《!》。衣服运用了不同的材质拼接,回想下如果经费够的话做马臀革会更好看硬挺。Rita张一庭

IFA Paris:你已经完成了三本设计书,为我们介绍几个你喜欢的作业吧?
张一庭:我喜欢第二次的那些印花,灵感来源于超现实主义画家Hierongmus Bosch,他的东西有着宗教神话色彩,却带有怪诞、诡异寓意,在当时年代很特别并且影响至今。这次作业最后做出了数码印花的成品,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另一个就是以恐怖大师H.R.Giger为灵感的册子。那次作业感觉就是在自虐,比做面料改造还虐心,自己有种被舒服、有点匮乏的感觉,觉得做来做去都一样,没有突破。然后那个时候天天看异形,看着异形睡觉起来还在放异形,最后还是把自己逼出来了挺欣慰的。Rita张一庭的作品

IFA Paris:你认为自己的设计发挥出你的个性了吗? 你的个人风格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张一庭:是的,每一个设计都会体现出我个性的某个部分吧,也不太好定义我的风格到底属于什么,只能说它还在慢慢形成。我是个比较矛盾的人,可能和从小接触的文化有关吧:爸爸是卖古董的商人,妈妈是一位热爱摇滚乐的基督教徒,小时候看的动画片也是Count Duckula怪鸭历险记那种,爱看的书是木乃伊制作过程、宇宙之类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那些旧东西,有点褶皱的纹理、发黄的纸之类的怪东西吧(那些东西就在我周围充斥着),所以你让我来给自己的风格定义到底是什么真的有点难倒我了。我就希望有一天人家看到我的衣服就会和看到Yohji Yamamoto他们的衣服一样,一看到就会说这个很张一庭!

IFA Paris:现在用5个关键词形容下你自己。你是怎么做设计的?
张一庭:矛盾、钻牛角尖、拖延症、很社会、有重度交流障碍的神经病。做设计的时候比较冲动吧。大致脑子里都会过一遍,因为灵感这东西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你想太多想到后面就没有感觉了。我喜欢不拘小节的人,完美主义有点轴(个人认为)可能交谈的时候观点会发生火花的几率对我来说比较少。

IFA Paris: 你曾经就读空乘专业,后来当过多年Show Girl,为什么现在学习时装设计?什么是融入你血液的? 
张一庭:空乘完全就是我自己的一个Bug(错误的缺陷)。我不是很乖的女孩子从小比较叛逆,初中更是喜欢街头文化,喜欢滑板涂鸦。那时认识很多朋友,受了他们挺多影响,读空乘完全只因为想逃避高考,不喜欢国内的教育体制:不停的刷题不停的刷,其实扼杀了一个青少年很多的可能性。一开始想学动画设计,然后周围的环境让自己去做了ShowGirl那时年纪小赚零花钱,学服装设计我觉得是宿命哈哈哈。我真的很热爱时尚产业,这是唯一一个我觉得自虐自己还心甘情愿的行业,不管多累多苦就是喜欢!Rita张一庭和模特

IFA Paris:所以你自己的穿衣风格与设计风格一致吗?平时喜欢去哪里玩?
张一庭:可以说蛮一致的!平时我喜欢一个人旅游、看电影看展、看书、画画那些的吧,其实都还蛮正常的生活。可能一个人旅游让人觉的蛮吃惊的。

IFA Paris:我看你有很多个纹身,介绍一个你最喜欢的?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张一庭:建立品牌的初衷是野心驱使,当你不在满足于看好看的衣服和买买买时,感觉市场上的成衣这里或那里可以做得更好,脑子里出现了成品的样子,所以就想把想法变成真实的东西。Illusion Blast给人传递的感觉就和名字一样:隐晦优雅的错觉感,加上强势爆炸冲击力。

IFA Paris:那么接下来,你的计划是什么?
张一庭:有人说,设计师是世界第三大类强人,依靠情感征服别人。把自己更加完善好,做好该做的事情多参加点比赛吧,让自己有更多的经验。做好眼下的事情,才能把之后的事情完成。

文:宋逸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