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ring

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命名为“COVID-19”的病毒正在改变中国时尚和奢侈品行业的战略,该行业也向湖北省提供了数百万欧元的援助。此次危机发生在中国农历新年期间,中国消费者通常在这段时间消费约1300亿欧元。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在中国和世界各地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和严重的社会经济影响。除此之外,它的流行还导致了时尚和奢侈品巨头总部的战略转移,它们现在面临着一个两难境地。当商店关门时,他们如何与中国顾客保持密切联系?当原定于2020年3月25日至31日举行的北京和上海时装周被取消和推迟时,危机时刻该如何沟通?是否有必要进行沟通、分发宣传内容或避免所有以上行为?

 

Uniqlo masks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的一份报告称:“像Covid19这样的危机对品牌构成了真正的挑战。但这也是他们捍卫自己的价值观、让人们了解自己的时候。” “危机过后,中国政府和消费者将对企业(尤其是外国企业)此时做出的反应进行判断。简而言之,那些帮助过你的人会得到感谢。”这是时尚和奢侈品行业收到的信息。在等待危机结束的同时,一月份时尚行业的巨头,以“心系中国人民的友谊”的口号,表达了他们与冠状病毒的受害者(COVID-19) 的团结之心,并在宣布为处于疫情中心的湖北省捐款,。

 历峰集团向中国红十字会捐款130万欧元(1000万人民币),总部位于巴黎的开云集团宣布向中国红十字会捐款110万美元(750万人民币)。法国路威酩轩集团(LVMH)提供了230万美元(约合1600万人民币)的资金,并表示当中国政府宣布急需医疗设备再补给时,集团也将在法国和欧洲地区帮助收集医疗用品,运往中国。爱马仕向中国宋林医疗基金会捐赠了500万元人民币(76.5万欧元)。

 

Shiseido

欧莱雅(L’oreal)和雅诗兰黛(Estee Lauder)分别承诺提供72万美元(500万人民币)和30万美元(200万人民币)帮助中国抗击疫情。日本资生堂集团表达了“对受灾人群的哀悼”,并启动了“爱的传递项目”,表示将在2020年2月至7月期间将其在亚洲销售额的1%捐赠给湖北的医疗和援助机构。所有这些都是在中国社交网络上受欢迎的积极消息。

Louis Vuitton

麦肯锡(McKinsey)预测公司的一项研究称:“矛盾的是,当前的危机还揭示了中国新获得的实力,以及品牌对中国消费者的依赖程度。”

 许多中国时尚品牌的反应非常迅速,它们倾向于接近自己的粉丝群。完美日记集团发布了一份“健康和安全指南”,而其他零售商则为顾客提供了色彩丰富、创意十足的口罩。安全不仅是为了客户,也是为了他们当地的团队。截至2月7日,巴宝莉在中国的64家门店中有24家关闭,在那些仍在营业的门店中,销售额下降了80%。巴宝莉集团中国区首席执行官马可•吉贝蒂(Marco Gibetti)表示,“为了员工的健康和福祉,我们正在采取一切预防措施”。古驰(Gucci)、蒂芙尼(Tiffany & Co)和范思哲(Versace)也是如此。最近几周,范思哲关闭了在中国的29家门店,同时,范思哲与其他品牌一起启动了一个名为“我相信”(I believe)的项目,以帮助传播希望和积极的信息。

对于该行业的许多品牌来说,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利用直接网络,专注于在线服务。这也就是日本品牌优衣库(Uniqlo)或娇兰(Guerlain)正在做的事情:中国在2019年成为其领先市场。歌手蕾哈娜(Rihanna)的品牌Fenty,中国市场对其而言也是一样重要。历峰集团(Richemont)和博柏利(Burberry)等集团也是如此,它们在中国的销售额占全球的40%。至于天猫——中国领先的b2c网络——最近几周,它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新的黄金地。欧莱雅(L’oreal)和雅诗兰黛(Estee Lauder)等几家时尚、奢侈品和美容集团意识到,中国当前的危机将推动经济数字化,它们也已决定增加在研究、创新和新兴技术方面的投资。

Uniqlo 面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