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3个月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激烈抗争之后,中国开始看到死亡率曲线下降,而欧洲反过来正准备面对这一疫情高峰。从意大利开始的群体疫情爆发,西班牙不受控制的蔓延,到法国的疫情横行,该病毒无国界。当现实难以回避,人力和物力缺乏时,当污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范围出乎预料时,政府当局别无选择,只能呼吁全面动员。

受到这场健康危机的严重威胁,法国的卫生体系正在崩溃,而时装和奢侈品行业显示出了快速的适应和重组能力。

重要的经济支持

奢侈品巨头(服装和化妆品)早些时候给亚洲提供援助,现在再次向欧洲国家投资伸出援手。 他们各自都有作为,值得称赞。 一些人选择了长期支持,例如Dolce&Gabbana,它为Milanese Humanitas 大学的研究(致力于研究COVID-19疫苗的研究)提供了资金支持。 其他人则响应更紧急的需求,例如Armani或Benetton向意大利医院的捐赠。

关键的制造力

奢侈品巨头们对紧迫的物资需求采取了行动,这弥补了国家的不足。鉴于医疗设备(凝胶,口罩)的短缺,主要的奢侈品LVMH集团正在将其法国生产基地转变为专门用于制药行业的分包基地。 时间很紧张, 每个人都在重新定义自己的事业,以挽救生命。

LVMH集团拥有香水著名品牌,已充分利用其生产能力成为水醇凝胶的生产商。 位于圣让德布雷(St Jean de Braye)的迪奥(Dior),沙特尔(Chartres)的娇兰(Guerlain)或博韦(Beauvais)的纪梵希(Givenchy)品牌正在为处于混乱、濒临崩溃边缘的医疗行业的物资需求而努力。Kering集团还经营其法国生产线:设在里昂和巴黎的时装设计大家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和巴黎世家(Balenciaga)完全改造生产布局,开始制作防护口罩。

来自法国制造的物流支持

在此黑暗时期,面对任务的艰巨性,法国制造将变得更有意义。在自己的领土上拥有技术,物流和专有技术资源,对于遏制病毒的传播都是至关重要的。

尽管奢侈品行业肯定会受到更多媒体的报道,但是,它并不是唯一伸出援手的行业,无论是在幕后还是幕前,小型还是中型,资深的或新晋制造商,都在民族团结的呼吁下行动了起来。 Saint James(Manche的针织专家),Tissages de Charlieu(卢瓦尔河地区的提花生产商)或Ateliers Tuffery(Lozère的牛仔专家)每天制作可在高温下清洗的纺织口罩,这是FFP2认可的防护替代品:就像他们制造的口罩上松紧带的紧紧相连,每个人在这场看不见但又无所不在的战争中担负起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