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我们介绍了石修远Chloe同学的「新浪漫主义|New Romanticism」。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近 Vince 徐俊杰送给所爱之人的一封情书「不愿发芽的种子|Seeds unwilling to germinate」。

 

“爱”是我一直想付诸于服装的意义。它的范围很广泛,大到爱自然,爱世界,爱国家,小到爱家人,爱伴侣,爱朋友。我希望从作品中找到确切的答案。”

在创建这个系列之初,我唯一能想到的是一个曾经出现在我生命中的女孩。

一开始我借鉴了韩国插画师Punnng笔下温暖的情侣生活和自然元素,画了初雪、星野、暖夜、游乐场等不同的插画和场景,表达自己幻想中丰富的生活色彩,希望以此弥补无法参与到她未来生活的遗憾。

可是画完所有的插画之后,只感觉到繁复的颜色和犹如乌托邦式的空洞,且没有任何的代入感。

我觉得这不是我想表达的,所以我尝试将她名字中的“萌”字拆解,分别使用了草日月的元素,制作了一张氛围页。

“不愿长大”和“缺乏安全感”,曾是我跟她身上的共性。这张氛围描述的是种子在白天吸收了足够的养分,却因害怕未知不愿在夜晚发芽的场景。

生命的诞生总是起源于黑暗,就好比花草植物,所有人都只是看到了它们生长后光鲜靓丽的样子,但是在那层它们生存的泥土之下,是它们曾经为了破开那层隔阂无数次的纠结,挣扎,反复。

生活并不应是一昧追求靓丽与新鲜感。感受都是暂时的,真正陪伴着我们度过时间洪流的,恰恰是那些已被我们所习惯而忽略的身边人事。

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希望可以做她生长的泥土旁,那些不会催促她长大,只是每日载歌载舞给她带来快乐的树木花草。

 

第一套服装展现的理念是生命的动态。当模特穿着服装走动时,裙装上层叠的结构会犹如风中的叶子与树枝般交错摇晃着。

第二套服装展现的理念是生命的束缚。在服装的腰部位置,缝合有层叠的条状物,当模特走动时,双手摆动的幅度会受到相对的束缚,同时其弹性的材质,也使它的穿戴位置具备着可变动性。

第三套服装展现的理念是生命的诞生。下身部分的凹凸不平和不规则的覆盖物犹如破开的泥土一般,裙摆处的缺口犹如人们为了撕开束缚,而产生的叛逆的情绪。上身部分沿用了多形态的理念,使用了可以解开或移动的袖子结构。

第四套服装展现的理念是生命的生长。大面积的体块配合层叠的结构,使模特在走动时,犹如穿戴开叉的裙子一般自带一种自信的气场。领口部分采用的是阵列后的条状物,随着人体体态的走动,领子犹如风中的生长着的花草一般摇摆晃动着。

除了使用树木花草的元素之外,通过边缘线结合面料体块的排序方式,我将汉字“我爱你“融合其中,这也是我对她从未说出口的话。

毕业班的一年时间里,老师给予了我莫大的鼓励与帮助。由于较为复杂的廓形和未明确的服装结构,我还是碰到了的瓶颈。在概念设计往成衣发展的过程中,设计专业课老师Olivier向我提出了用3D制作整套成衣结构的建议。

一开始我尝试用软件RHINO完成整体廓形的创建,但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结构过于生硬,不符合实际面料的问题。

随后我尝试用3D设计软件CLO深化了实际效果。虽然与真实服装的呈现仍有一定差距,但这也为我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在制作服装的过程中,我首先通过在学校学习的Lectra软件,完成了平面打版制作的纸样。

随后在面料的使用和裁片组合的创意上,平立裁老师Emmanuel也向我提出了很有建设意义的想法。他建议我通过创意改造加手缝的方式,打造服装不同的视觉感。

最终,我的第一套服装采用了花卉肌理的半透明纱和犹如油画笔触的改造面料,将两者结合做成层叠的坠花效果,表达交错之意。

第二套服装由于材料限制,采用的是有着花卉肌理的半透明纱和白坯布结合的方式,而第三套服装是纯白坯布制作的样衣。

 

线上评审的形式虽然不如线下面对面评审的形式那么有压迫感,但我提前留了很多天的时间过稿子,并且尽量用一些通俗的英语单词改善介绍稿。

在实际评审过程中,一开始的我还是很紧张,慢慢掌握了节奏之后,逐步发挥了自己正常的演讲水平。

 

关于 Vince徐俊杰 & 服装设计

-- 在学习服装专业之前,我的专业是产品设计。通过产品专业的深入学习,我明白只要有好的想法,并符合既有的生产条件,就可以完成任何产品的制作。

-- 在日常生活中,我算是一个购物狂,但很多东西看久了就会有不可避免的视觉疲劳,而这点在服装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后来我在想,为什么我不能自己去创造呢?于是我报考了IFA Paris学院的时装专业。在这里的学习,不仅加深了我对服装结构的理解,也让我拥有了某种“修改现实”的能力。

--“真正禁锢普通人成为天才的是思想,如果我们永远把大师的作品压在自己头上,那我们的个人精神就会永远受到高贵的奴役。”

--“设计的精髓在于探索的过程,不到最后成型的那一刻,你永远不会知道它的样子,而这种未知感,恰恰是它最有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