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立伟

IFA集团常务院长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中法埃菲时装设计师学院常务院长  

时装界原本就是一个时时处在变化浪潮顶端的行业。“变化”一词也早已是身处时装界前沿人士耳熟能详的词。柴立伟,始终是身处这一领域前沿的中坚分子之一。早在1998年,她就曾参与了法国高级成衣在深圳的服装展示策划,现在,她全心投入的时装教育也已在沪上跻身前列。多年在时装领域打拼的她一直希望能够通过时装文化的引入和输出,让国内对世界时装的发展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也为世界呈现出一个更多元化的中国。对她来说,“变”不仅意味着一切可能性的开始。它还是今后发展之路的希望。

  “我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开始旋转后就难以停下”

刚见到柴立伟时,这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留给我们的第一印象是直爽、率性。留着一头齐耳短发的她并未在妆容上花过多心思,而一袭极具中国特色的盘扣上衣流露出她的个性。“平日里一年我最多只化两次妆。一次是参加巴黎时装周,还有一次是上海时装节。”话语间带着调侃语调的她露出了顽皮的笑容。的确,在员工们眼里,柴院长在平日里都是素颜,所以当他们看见化好妆后的柴院长正出现在楼道接受我们摄影师的拍摄时,都不禁露出了好奇的笑容。刚开始时的她还有些拘谨,但很快她就放开了,还嘻嘻哈哈跟前来围观的同事们开起了玩笑,“你们认出我了吗?哈哈,吓到你们了吧?”

采访中,我们发现她的个性中充满了中国典型北方女子的特点,敢闯敢拼,无论聊到什么她总能津津乐道并又充满调侃。“我遇到的很多人都说我的普通话中带有浓厚的东北口音,并认为我是东北人。”事实上,她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十六岁时的她便跟随家人移居到了香港,经过了两年的商科学习之后,她下定决心远赴巴黎学习自己所喜爱的时装专业,从此开始与时装事业结缘。年轻时的她也曾在服装店打过工,还担任过中国某时装杂志驻巴黎的特约记者。“我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像一个陀螺一样,开始旋转后就难以停下。”丰富的生活经历培养了她能够在短时间内马上适应新环境的能力,她自己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充满节奏感并带有挑战的生活。这也成为她选择在上海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开办服装设计学院的理由。

  “保持在变化的状态中,才能保持更为主动的位置”

每个人的身上都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如何能够达到自我突破,将自己的可能性发挥到最大,则是一门艺术,更是一门学问。“我热爱时尚,非常佩服坚持做品牌的时尚界人。他们放胆创意,努力工作,为维护品牌的形象做各种推广。”对柴立伟来说,时装是她喜欢的行业,所以她正享受着这个过程,也愿意花更多时间在这上边“折腾”。“当初在上海找学校合作的时候,在巴黎和上海一年之间飞机往返17次。最后终于把这事儿敲下来了。”回眸当时的坚持,现在想来都像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对她来说,“变”不仅意味着一切可能性的开始,它还是今后发展之路的希望。

中法埃菲在沪上尽管并非第一所服装设计培训学校,但却在短短几年之间留下了不错的口碑,从创办至今已有上千毕业生。柴立伟在学院的发展和筹划上并没有少花过心思,她刚到上海寻找合作单位时也曾经历过屡屡碰壁,当时还有朋友劝她“这个项目做不长远”,但出于对这份事业的热爱,她并没有选择放弃。“因为我觉得法国这套时装设计的理念和技术真的很好,而这是中国所没有的。所以我一直想要为我们国内引进这么一套成熟的时装设计教育体系。”终于,在2002年她跨出了靠近梦想的第一步,与法国时装公会教育集团,法国国际时装学院达成合作,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中法埃菲时装设计师学院正式成立。这一刻对她来说,也正是她在时装设计教育领域开拓的第一步,而务实稳健的行事风格也成为了当时她对这所学院的办学宗旨,“我要保证,我的学生们能有在时尚圈工作的资本,不会毕业就失业。”柴立伟笑道,现在看来像是玩笑的一句话,却可想当时她所要背负的责任和压力。

现在随着学校规模的逐渐扩大,柴立伟并没有满足现状,她将眼光放到了更远的将来——时刻保持警觉,时刻保持变化。“原来刚起步时只是一艘小船,驾驶小船时有小船的操作方法。当小船的规模晋升到游艇时,那我们原本的操作方法就要变化了,原来的操作方式已经不可能再适用于现在的状况了。同样,当以后的规模再扩大到航母时,我们还将会及时作出相应的调整和转变。只有保持在变化的状态中,才能保持更为主动的位置。”

  “看到没有书念的孩子让我感到最难过”

平日的她还积极筹办慈善活动。无论是艺术品义卖还是捐赠,她都想以一颗真诚的心能够在帮助别人的同时号召更多的人前来参与。柴立伟自己身为一个母亲,当看到一些由于家庭经济问题而辍学的孩子时心里会感到不好受,她总觉得自己应该尽一份作为母亲的善意,希望能够通过更切实的方式向这些孩子们伸出援手。“对我来说,我更想能够为这些孩子们开一所小学校,让这些孩子都能有书念,从而改变他们的命运。”有了这些技能他们将来至少不会没饭吃。“这是一句朴实的话,但话语间所流露出的质朴和真诚则足以能够让人为之动容。她对慈善的态度不只让我们看到了她的仁慈,也让我们看到她明辨善美的智慧。